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浅小筑

这里是清浅的小屋,欢迎朋友们来坐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别样情怀  

2007-08-24 10:39:46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你在电话里说,咱们的学校改名了。

心中一惊,是吗?

忽然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。为我们的母校祝福吗?心底里却想她不要变,永远。让我们在多年后的风雨声中徐徐回望时,还能清晰地看到她。

她改了名字还是我的母校吗?

四年的中专生活,隔着十年的岁月风尘,再一次清晰。窦家山、桃树坪、靶场、水校,水保站的沙棘,东岗镇的公交车,盘旋路的照相馆,火车站背后高不可攀的皋兰山......一个个熟悉又遥远的名字涌到心头,乱乱的心情竟不知道怎么理得清。

十多年前,两个稚气未脱的小丫头,从河北来到兰州。老乡,我们亲近;同班,我们更亲近,无话不谈,心灵相通。你从北线经银川入甘肃,我走南线经郑州西安入甘肃。来去并不同路。四年中,“走一回南线吧!”说了多少回,却终未能成行。毕业十多年,留在兰州的你回家探亲多次,竟也未曾走过一次南线!

学校后的那座山,你还去上吗?那时年少的我有个专门摘抄名言美文的笔记本,扉页上写着:没有比脚更长的路,没有比人更高的山峰。你在后面力批“狂妄!”二字。如今翻看,心中又是一番滋味。当年正是不识愁滋味的时候,总以为世界终将在自己脚下。并肩坐在学校后的山顶上,说着理想和未来。看那近得逼人的蓝天,听风吹过灌木时如轻轻浅浅的叹惜。

每天上下班经过那道立交桥,你还会觉得有些不同吗?那时的它,是一个眺望故乡的地方。星期天下山进市去玩,路过时总是久久不肯离开,只为要等到一趟火车开过,因那火车的方向是向东的啊,那是家的方向。隆隆的火车震动着两颗想家的心,静静地不说话,看它隆隆地驶过,多想随它东去啊。

学校门口的小面馆只怕早已不在了。那时的牛肉拉面真便宜,六毛钱一碗,是我们常吃的美味。有时是因为错过了开饭时间,有时仅仅是因为想了,馋了。我请你,或你请我。面端上来,清凌凌的汤,亮晶晶的面,细碎的牛肉,翠绿的葱花,倒醋、放辣椒油,面对面吃到面尽汤干,嘴里咝咝地呵着辣气儿,笑看对方辣出的眼泪。回到家乡的我再也没吃到过那么美味的面了,街上标着正宗兰州风味的面馆没少让我上当。你还吃牛肉面吗?学会做牛肉面了吗?什么时候到兰州你做给我吃?

一别十多年,想起你,仍是当年模样。出差,遇上低几届的校友说起你来,“啊!知道的,就是那个特别漂亮的女老师!”话语里竟是惊艳的感觉。听着她们说起的你,那个“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”。心底里你的形象竟然有些模糊了。在QQ上,我说,发个照片过来吧。你叹,都黄脸婆了,有什么看头。时光,变幻的不仅是容颜,还有心境。揽镜自照,眼角爬上细细的鱼尾。翻开毕业留言册,首页上认真的抄了一段自勉的话:我不相信走过春的绿野,夏的浪漫,就走不出秋的萧瑟,冬的严寒?我不相信写下童年的好奇,少年的诗意,就划不出青春闪亮的轨迹?我不相信就铸不出一个顶天立地,潇洒风流的自己。如今,我还能满怀豪气地朗诵这段话吗?

那个与我有着四年宿缘的学校,她已经改了名字。回首时,心灵已失去了依恃。而今,听说你也要离开,到遥远的南方去,走在南方的明山秀水柔风细雨中,心中还会有黄土的气息吗?  

离开,终究都是要离开的。只是,还有那个地方让我如此难忘?还有那个名字让我如此亲切?还有哪段时光让我如此怀念?兰州,地图上那个狭长的省份里的一个圆圈,每天听天气预报说到这两个字,依然让我怦然心动。(很久以前写的,发上来凑数。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