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浅小筑

这里是清浅的小屋,欢迎朋友们来坐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煤房里的生活片段  

2009-12-21 11:32:55|  分类: 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自家临街的小煤房因为规划即将被拆掉,需要彻底地清理一下。

说它是个房,其实只能算个过道。背靠外围墙红砖垒就的一米宽两米深的小屋,顶是一块水泥板,墙是不抹灰泥的,每个砖缝里都往外掉着细灰土,砖与砖之间离着深深的缝隙,有个小物件,随手别在砖缝里;想挂东西了,砖缝里插个木棍儿就是钉子。门也就是块铁板,粗粗地上一些紫红的漆,焊接处布满大大小小的红色斑疹。煤房虽小虽陋,却一直是我们生活不可缺少的地方。暂时不用的东西总得有地方存放,两辆自行车白天接送孩子三四次进出,晚上挤着挨着做亲密状。

清理煤房,把每样东西都搬出来,搬到阳光下,搬到风里,晒晒,吹吹,拣拣,收收,触弄整理之间,翻动着一段段不忍割舍的回忆。

一个蜂窝煤炉,提系处还插着火剪子。那是因陋就简的半截油漆桶,桶皮的青色依移可辨,填上泥灰和炉芯就是炉子,台面上还留着煤灰残痕,它静静地在最里面的墙角睡着。我们最初的生活,最初的那些点烟火味,便是从这简单的煤炉上升腾起来的。楼里通上煤气后,它便派不上用场了,曾想过丢掉,心头却是不忍,暂时放在煤房里,想着年节时可以生上煤火炖肉酥鱼,关上火门,小火慢慢地炖,不用担心煤气熄灭的危险。然而终究是没有再用过,煤炉便沉寂在煤房的角落里了。

一把锄头,最小号的那种,窄小的锄头,细细的锄把,有点像玩具。一把铁锨,很普通的那种,锨上的绿漆还没磨光,前端却已经锈成了红色。一支用铁条拗成的挠钩,把上缠着丝绳,铁条也锈成了暗红色。锈都已经很厚,像要往下掉铁锈粉似的。木质的锄把和锨把上,虫子在这里安了家,蛀出一条条曲曲弯弯的沟壑,白色的粉粉直往下掉。当年刚参加工作时,单位分给了小小的一块地耕种,陆陆续续置办了这些种地的基本工具,铁锨翻地,锄头锄草,挠钩划开边角的硬地。撒下把油菜籽,就等着吃最嫩的油菜苗。后来,没有了地,这些工具就锈蚀在时光里了。

两个坛子,黑里透着棕红,一个高而瘦,一个矮而敦实。高的磕碰出几块破皮,矮的一擦,釉彩却明亮依旧。那时过日子的心气儿很旺,为了腌菜专门买的两个坛子,想着大的腌菜,小的腌蛋,只是技术实在不行,腌的萝卜长了毛,腌的鸡蛋变了味,然后它们便在煤房里安了家。

     一辆童车,浅兰色的好孩子牌,两个辅助小轮早已去掉,后视镜也没有了,自已配的铃铛还在,拨一下,叮呤呤,清脆依旧。记得刚买回来时,儿子的腿够脚蹬都还费劲,在院里骑着小车,逢人便说:“俺买了新车了!”那份快乐与满足,仿佛要让全世界都来分享一样。童车从四轮到三轮,再到两轮,小小童车驮大了儿子快乐的童年。如今儿子已经能骑着我的大车子在街上飞驰了。

每个家庭都会有个这样的地方,它叫作仓房、煤房、小房、地下室,或者只是一个不常去的角落。它不太重要,不够显眼,放置着一些不忍丢弃的东西,存放着一些生命中的细节。多少年了,它们静静地呆着,远离生活的热闹。在某一天,忽然被从睡梦中摇醒,透过尘封的岁月,将那一段段生活往事娓娓道来,让我把那些曾经的片段细细重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7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